再见,胡阿姨!再见,共享单车!

阅读本文大概需要 3 分钟。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胡玮炜」个名字,她,就是摩拜单车的创始人,今天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她的故事。

相比于在各大市场”呼风唤雨“的大佬们,胡玮炜的出生似乎要平凡的多。

在各大平台上没有任何信息显示她来自背景显赫的家庭,只知道她1982年出生于中国浙江东阳,大学毕业学校也只是一个二本。在一次对胡玮炜的采访中,当记者问起身份背景时,她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我的父母只是普通人。“

再见,胡阿姨!再见,共享单车!

1

”想要做什么就去做,找到一个最有热情最愿意去干的事情,你会觉得做这件事在精神层面就非常满足了。”——胡玮炜

胡玮炜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奇怪,因为按照中国人的起名习惯,两个字必定会相同。

比如说丹丹,花花,灰灰之类的。

看过胡玮炜的采访才知道,她原名叫胡玮玮。

她小时候第一次翻字典时,特意查了下自己的名字。

玮意为美玉与美好。

那一块美玉不才是最珍贵美好的吗。

随即就找到了自己的父母,要求改名字。

父母无奈只好帮她把第二个“玮”改成了“炜”,意味光明。

只有光才能鉴定美玉,也只有有光,生活才会更美好。

再见,胡阿姨!再见,共享单车!

2004年胡玮炜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

刚从大学毕业的胡玮炜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

梦想着成为一个像法拉奇(采访过越南战争,中东战争和南非动乱等战争,两次获得圣·文森特新闻奖)一样的战地记者,去维护世界的和平,防止世界被破坏.....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

胡玮炜第一份工作是汽车记者岗位,月薪只有三千块,在北京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工资除去水电和日常开销,已经所剩无几。

但胡玮炜硬是把这项工作干了十年,可惜工资的涨幅不大,十年之后工资也是没有破万。

这也是胡玮炜多年之后唏嘘的一件事了。

之后在美国拉斯维加参加消费类电子展上,胡玮炜看到了许多汽车公司的展出,据当时胡玮炜回忆,她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未来汽车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胡玮炜在那次展览上受到了巨大的冲击,随即便找到当时的老板开设《汽车与科技》新栏目,希望由自己来负责这个项目。

但老板质疑这个项目的前途,陆陆续续拖了将近半年时间。

胡玮炜见项目无望,随即辞职,自己做了一家名为极客的汽车媒体公司,并且立志做一家国内最好,最有趣的汽车科技新媒体。

但这家公司似乎并没有在汽车上有太多天赋。

当初在拉投资时,胡玮炜就曾找过后来的合伙人李斌。

李斌对胡玮炜很热情,但是对胡玮炜的点评很冷酷。

“胡玮炜你不要幻想自己成为一个企业家。“

可见胡玮炜在汽车方面的”天赋“。

但之后胡玮炜的一个想法让李斌打脸了,甚至成为了她的投资人。

2

胡玮炜似乎天生就和自行车有着不解之缘。

胡玮炜从小便喜欢骑行,小时候收到的第一件礼物就是一辆自行车,当时高兴了很久,还给自己的自行车取名为”紫衫龙王“.....

在之后一次回到杭州虎跑时,也想骑自行车,但是却没有找到租赁自行车的地点。

而之前在瑞典哥德堡,胡玮炜也曾遭遇过租赁公共单车失败的经历。

这时胡玮炜便萌发了这样一个想法。

在大城市里面上下班高峰期的时候城市过于拥挤,打车也要等很久,坐一辆黑车似乎又太危险了。

那我能不能像机器猫一样,想用自行车的时候,就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不用时我再把他放回去呢。

之后,胡玮炜一次带出行团队去见李斌。

当时那个团队想做一个电动车的项目,但是李斌兴趣不大。

无聊之下的李斌突然说了一句话:“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做共享单车呢?用手机扫描开锁那种。”

胡玮炜的心瞬间就被击中了,这不就是我的机器猫想法么,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啊。

随后便在会议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李斌顿时对胡玮炜刮目相看。

之后俩人相谈甚欢,在当天就拍板决定了这个项目的名字——Mobike,中文名摩拜单车。

再见,胡阿姨!再见,共享单车!

在技术研发上胡玮炜也颇为严格,这种严格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极其强烈的工匠精神,因此她也将产品研发看的极为重要。

当时胡玮炜对自己单车的要求难倒了许多人。

需要一把智能锁,满足扫码开锁,即走即停,除了能接受信号和匹配软件后台,还能接受指令开锁,报告定位和自动充电,并且四年内不用修的自行单车

这些要求几乎吓跑了所有自行车产商,就连当初的出行团队都觉得这个项目赚钱难度太大,都纷纷离开。

胡玮炜被迫成为了摩拜单车的创始人。

成为了摩拜单车项目的负责人,事情当然也是少不了的。

作为创始人的胡玮炜,开始跑到各大工厂里面问材料,找设计师,只为了可以设计出更好的单车。

在一次聚会上,当胡玮炜再一次问起身边的朋友是否能找到能够帮助自己的设计师时。

一位卷发青年站了出来,并承诺帮助胡玮炜实现这些想法。

这位卷发青年不仅用传动轴取代了链子,连单摆臂、实心轮胎等问题也帮胡玮炜一并解决了。

而这个青年便是自家汽车的CEO王超。

能够让一家公司的CEO费心耗力的设计单车,可见胡玮炜人脉和人缘之好。

但刚刚出生的摩拜单车还是一度面临着夭折的风险。

第一批摩拜单车的成本始终居高不下,生产的后续资金也没有到账,心一狠的胡玮炜甚至抛售了自己创办的极客汽车的大部分股份。

在接下来的单车生产上,胡玮炜也费了大力气。

市场上的智能锁代工厂要么就是要价超过了预定水平,要么就是嫌弃胡玮炜的订单量太小直接遭到了拒绝。

无奈的胡玮炜干脆自己在无锡的郊外找到了一个闲置的车间,开始自己生产。

胡玮炜和她的同事们一起用小刀,胶水,搞好大致的框架,钮上螺丝,喷上油漆。

花了几个月,硬是把200把智能锁给搞定了。

之后第一代摩拜单车正式投入到市场上,在投入到市场上的13个小时,所有的单车就被骑走,那一晚,胡玮炜激动的一晚上都没有睡。

3

胡玮炜说:“我可能比较轴,我会主动排斥掉所有这些跟我说不靠谱的东西,你说做不到,我现在没办法证明,我最后会做出来给大家看。”

当胡玮炜还是记者时,老板不相信胡玮炜的话,胡玮炜便自己出来创业,告诉别人她做到了。

当李斌觉得胡玮炜在创业上没天赋时,她让李斌改变了观念。

当大部分人都觉得共享单车没有前途时,胡玮炜再一次证明了自己并不是”花瓶“。

胡玮炜的共享单车第一次被人使用时似乎只是一丝小小的火苗,但当火苗落在的大地上,火苗变成了燎原大火。

在我的印象中,摩拜单车就像雨后的春笋一般,不知从何处便生长了出来,街街角角似乎都有了它的身影。

不久后,摩拜单车就覆盖了全国29座城市,更是在一线城市投放了数量超过10万辆,也真正解决了城市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难题。

2017年,摩拜单车似乎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摩拜单车在创立之初到巅峰便只用了短短两年,便完成了七轮融资。

再见,胡阿姨!再见,共享单车!

在社会上更是被美国权威媒体《财富》杂志评为“2017 改变世界的 50 家公司”之一,被人民日报评为 中国“互联网+” 优秀案例,获得铂慧年度品牌 50 强榜单等荣誉。

腾讯、红杉、携程、华住、富士康等等,都选择了投资这新兴的”超级独角兽“,当时摩拜的市场估值超过百亿。

但人怕出名,猪怕壮。

在当时网络上有一篇文章名为《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在朋友圈刷屏。

引起了许多人的探讨,甚至韩寒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至此,胡玮炜这个人也正式被大众所熟识。

而在业务上,随着摩拜共享单车的扩张和ofo单车的冲突也逐渐升级,似乎有着当年网约车大战的趋势。

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胡玮炜

共享单车行业也许真的如雨后春笋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

随着市场上流量红利逐渐消失,摩拜单车盈利逐渐下降,胡玮炜的团队逐渐清醒。

接着迅速地以27亿美元的价格将摩拜单车出售给美团。

不久,胡玮炜正式宣布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

在胡玮炜写给所有原摩拜单车职员的辞职信中写到:

”大家都更喜欢戏剧性,然而我更愿意积极看待一切。谢谢所有人把我们捧到改变世界的高度,也谢谢大家对摩拜的重新审视。并不存在所谓的’出局’,在我看来一切是新的开始”。

摩拜单车从那时开始了美团时代。

4

胡玮炜的故事还没有结束,2019年胡玮炜又再次开启了自己的征程,她加盟了初创企业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任职监事。

胡玮炜从一开始的二本学生每月三千块工资,到现在成为亿万富翁,惊艳了无数人。

也引发了许多人对胡玮炜成功的看法。

有人认为胡玮炜就像雷军闻名的那句”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起飞。“

但纵然胡玮炜是站在风口上,真是一头”猪“,那又怎能在大风过后平稳的降落,给世人一次华丽的转身呢?

所有,胡玮炜的成功并不是偶然,她的成功是必然的。

”十年磨一剑,砺得梅花香。“

这句话用来胡玮炜再合适不过。

在记者行业上待了十年的胡玮炜,认识的大人物并不少

李斌曾给予胡玮炜开局的天使资金,并对胡说:“大胆去做,失败了就当做公益了”。

自家汽车的CEO王超为胡玮炜亲自动手为胡玮炜设计单车。

创新工场的创始人李开复也曾动用个人的资源帮助胡玮炜获得富士康战略投资。

“文艺女青年,快乐、自由,眼睛里永远有光。“

再见,胡阿姨!再见,共享单车!

这是大部分人的对胡玮炜的评价。

甚至据当初摩拜员工透露,许多员工和胡玮炜的关系非常的好,甚至很多人笑称胡玮炜”阿姨“,胡玮炜也不生气。

而一个没有老板架子的人无疑也是拉近身边人距离的一个加分项,这也可能是大家都对胡玮炜提供帮助的一个理由吧。

创业就犹如一列向前行驶的列车,但它在站点停留的时间很短。

许多人还在站台问“你要开往哪,什么时候到站的时候”,列车早已开走。

胡玮炜说:“我没有数据模型来证明我的创业项目是对的,而恰恰相反,很多人都觉得我这个项目是不靠谱,很难成功,所以他们都放弃了。”

就如创立极客汽车,摩拜单车一般,胡玮炜都是凭着直觉,觉得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未来这块一定有很大的市场。

雷军创业之初失败了许多次,甚至有过退隐江湖的想法。

在失败之后,才明白自己脱离了市场,不明白用户想要什么,最后明悟“顺势而为”。

史玉柱曾因为脑黄金质量问题,被市场打击到巨人大厦倒闭。

之后深入市场,四处调研了用户的需求与反馈之后,创立了“脑白金”,一款实实在在的保健产品,获得了用户的一度好评,之后才拥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而胡玮炜能够明白用户想要什么,也是因为她也正是自己的用户。

她明白,城市最后一公里始终是城市的痛点。

人不要站的太高,太高看不清用户的需要,看不到社会最底层最根本的现象,不明白时代趋势。

也不要停留在低洼,不能安于现状,不可过分谦卑。

胡玮炜的状态刚刚处在半高处,上可以和大佬们喝茶切磋,下能在广场随意起舞。

把自己融入到群众中,不以自己取得的成绩自傲。

胡玮炜的华丽转身,似乎也变得理所应当。

转载来源

公众号:程序员小灰


好文和朋友一起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进击的Coder):再见,胡阿姨!再见,共享单车!

链接:https://bbbe.top/archives/4136.html
来源:随风的博客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本文仅供学习参考,请勿用于违法用途。 若根据文章内容操作遭受任何损失,请自行承担责任。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