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 ofo,说最后一声再见

阅读本文大概需要 11 分钟。


今天,我们来介绍共享单车领域的另一个巨头,ofo 的创始人戴威。


曾经,ofo 单车融资 15 亿美元,登上福布斯富豪榜,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的浪头。


戴威雄心壮志的说:“终有一天,我们今天的 ofo,会和 Google 一样,影响世界。”


但转眼间曾经艳羡戴威的人们,开始用一种悲天悯人的心态来重新审视这个年轻人。


ofo 单车破产重组,用户对戴威笔诛口伐,排队退押金人数多达 1600 万,无力偿还的戴威被列入“限制消费令”名单。


曾经的年少有为,似乎变成了嘲讽与笑话。


戴威的创业经历,不由让人唏嘘。

跟 ofo,说最后一声再见

1

戴威从出生便含着金汤勺。


戴威的父亲戴和根曾任中国中铁总裁,现任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出生于精英家庭的戴威,享受着没有人可以左右意志的权利,在走出社会之前人生也是一帆风顺。


但也许正是这种看似顺利的人生历程为戴威的失败埋下了隐患。


出生于精英家庭的戴威从小受到的便是高等教育,小时候的戴威也是个好的学习苗子。


之后更是考取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大学教授更是厉以宁教授,先后担任光华管理学院学生会主席和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


但戴威这段经历似乎也充满了争议。


前北大教授邹恒甫,曾在博客上发布了一位名为计羽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2010级本科生的举报信。


声称戴威曾贿赂当时的学生会主席爆冷击败当时的竞选人,成为光华院团委组织部长,之后更是成为了北大学生会主席。

跟 ofo,说最后一声再见


但这件事情受到关注后,举报人计羽出面澄清此文并非他所写,并将关于此事的微博和博客删除。


事情的真假也变得扑朔迷离。


有人说戴威懵懂、年少、不懂商业,但戴威在ofo之前,也有过一段学生气氛浓厚的创业项目。


在大学期间,戴威曾用家里给的零花钱把咖啡店夜间的运营时间给承包下来,给一些北大学子有了突击备考的时间,小店那时经营的还不错,但是之后咖啡店倒闭了,这个项目自然也就无疾而终。


这项出于兴趣爱好的项目虽然已经暂停,但也为戴威创造ofo埋下了伏笔。

戴威曾有过去青海支教的经历,高寒地区交通的不便利,让戴威感到了出行的不便,给戴威创造ofo勾画出了灵感。


ofo的标志色黄色,也是基于麦当劳的的那一抹黄色。


据戴威自己回忆,在他孩童时代,麦当劳在城市中还是稀缺品,麦当劳让他记忆犹新,就算长大之后,也对麦当劳也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和亲切感。


最开始ofo做的是骑行旅游项目,骑行旅游项目在现在来看也是少数。


但戴威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点。


他天真的认为,只要把规模做大了,就可以顺利拿到融资。


戴威甚至还往里面疯狂的烧钱,送给每个用户脉动。


可想而知,戴威的单车最后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好在当时的师兄拉了戴威一把,要不然,ofo单车那时就可能就已经夭折了。


在失败后,戴威转型成了校园共享单车。


但那时的ofo单车连基本的单车费用也不够了。


戴威想了个办法,找人写了篇慷慨激昂的稿子,名为《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


文中写到:

100多年来,有很多北大人改变北大,也改变了世界,这次轮到你了!

北大学生会主席的身份为戴威积累下的人脉第一次彰显出了好处。


2000师生贡献出自己的单车供戴威使用,戴威也承诺这2000人以后可以无偿使用这2000台自行车。


之后ofo单车才有了一些进账。


但那些进账对于ofo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戴威并不满意于此。


也许年轻人天生就爱拼搏,有狠劲。


戴威当时贷款了600万,背着这600万的债务走出了北大的校园,进入了其他高校。


一开始的戴威只想在自己最熟悉的校园中进行着共享,为此甚至雇人看守校门。


2016年,当ofo单车覆盖到五个高校的时候,朱啸虎(金沙江创业投资公司董事总经理,有着“独角兽捕手”的美誉,投资过饿了么,滴滴出行,小红书等)找到了戴威。


那时起,戴威或许才真正开始步入社会。

2

朱啸虎在圈内有着“独角兽捕手”的美誉,但是他也是一个“问题式”的人物。

在投资了许多独角兽产业之后,大家发现了他最终的目的似乎只有一个:


套现之后拂身而去,企业的发展接下来都不是他考虑的内容。


但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戴威还是会选择朱啸虎。


因为朱啸虎也许不是最好的搭档,但他是最好的投资人,也是在那时戴威最好的选择。


毕竟当时戴威背负着600万的债务,他不得不低头。


作为一个最好的投资人当然不是吹的。


朱啸虎积极的为戴威做着说客拉拢到王刚、真格基金,给ofo增加了市场说话分量,甚至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穿着一身黄衣服,为ofo单车做足了舆论导向。


此外他更是对外声称共享单车的风口已经到来。


在朱啸虎的一番操作下,他用自己创造的风口搅动了市场。

跟 ofo,说最后一声再见


这像风吹来的钱,似乎已经把戴威吹懵了。


前一秒自己还是欠债600万,但转身自己便已站立于山巅,过山车似的体验让他极不适应。


戴威学生时代的交易手段,人生经验,似乎都不能应对他之后面所要应对的局面了。


被“风”吹懵的戴威想尽力地把自己融入到他们的世界,把自己假装成稳重,成熟。


但初出茅庐的戴威又怎能把握得住?


假装出来的稳重,成熟但又缺乏对市场敏锐的目光和经验。


这让ofo失去了早期一个关键的机会,当时的员工甚至说道:“如果当时戴威接受投资人的意见,及时让小黄车进入城市扩张,也许就没有后来和摩拜胶着的竞争了。”


有人曾问戴威:“你更在意事情本身能不能成功,还是谁把它做成功?”


戴威回答:“不。我把这件事情做成,比什么都重要。”


也许是学生时代一帆风顺的经历让戴威有了强烈的占有欲,想要掌控公司。


朱啸虎曾牵线戴威和腾讯的投资人夏尧,两人开始相谈甚欢,甚至已经准备让腾讯在 ofo B 轮融资时进入。


但是当夏尧劝说 ofo 入城时,夏尧三次劝说,三次全被戴威一口否决。


多次的劝说并没有让戴威领情,反而让戴威认为腾讯投心不诚。


“要不然腾讯 C 轮再投吧,让经纬先进我们的 B 轮。”


让本来融资B轮的腾讯放到了 C 轮,这让腾讯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一个月后,腾讯转投了摩拜 C 轮,此后更是连续投资了摩拜 D、E 两轮。


错过了腾讯的投资,拒绝了入城的请求,在关键时刻走错了一步,戴威的走错了一步,似乎像蝴蝶效应一般,影响了之后许多的事。


假如戴威没有延迟腾讯融资,也许 ofo 便能坐上单车的市场的龙座。


假如当时腾讯融资,戴威也许不会像今天一样。


假如....


可惜,社会并不是摇篮,没有那么多的假如。

3

错失腾讯融资,让戴威十分的懊悔,这让异常强势且占有欲极强的戴威听进了别人的建议。


这让一个要“做全球最大的出行平台”,一个要“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的ofo和滴滴走到了一起。


戴威相信了滴滴创始人程维,在那时戴威更是把程维当成了自己的知己,大哥。


在那段时间内,两人经常见面,并且一谈就是一两个小时。


戴威认为自己和程维很像,不仅仅是理念上极为相似,更是认为滴滴和自己的ofo很像。


但戴威和程维怎么会相似呢?

跟 ofo,说最后一声再见


戴威是谁?


他出生于精英家庭,从小便含着金汤勺,父亲更是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人生一帆风顺,从北大金融系毕业之后,自己的ofo便走上了山巅。


但程维呢?


程维出生于江西上饶,家庭并不能给他什么,从小便在市井中摸爬滚打长大,甚至在读大学之前他都未离开过自己家乡的小镇。


高考分数相比戴威也是相对逊色,大学毕业之后他甚至卖过保险,去过足疗店上班。


那时的程维生活一度困苦,直到加入了阿里。


程维也是早期的阿里成员,当时团队中干嘉伟、陆兆禧、吕广渝、王刚、吴敏芝、李琪等等都是阿里的中供铁军,战绩累累。


程维比戴威大八岁,尝尽了人生冷暖,明白社会的艰苦,有戴威没有的决断和老辣。


这些经历又怎是戴威可以比的。


这八年是程维和戴威年龄的差距,但他们之间的差距何止八年。


“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一个是小镇青年凤凰男;一个没上过一天班,一个干了


八年的阿里中供铁军,他们哪里一样了?他们哪里都不一样”,一位在ofo早期团队的高层如此评价,“戴威把程维看作兄弟,程维只把和戴威的关系看作父子。”

4

在正式决裂之前,戴威曾每逢采访都要夸一遍程维,并表示程维在战术和打法上给予自己很多有用的建议。但你会发现,程维几乎很少对外谈到他对戴威的看法。在ofo的人看来,他们陷入了一个滴滴做好的局。


ofo在接受了滴滴的三轮融资之后,ofo的估值也在节节攀升。


看见取得如果效果的戴威,更是听取了大哥程维的意见,接受滴滴派来的高管来协助ofo建立更好的制度,这也是为了赢得孙正义软银的巨额投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戴威逐渐发现事情不对头。


他发现自己逐渐被滴滴给架空了。


原滴滴品质出行事业群总经理付强出任ofo执行总裁,原滴滴开放平台负责人南山和滴滴财务总监Leslie Liu将分管ofo的市场和财务部门。


新的出行项目被滴滴把控,市场和财政也被滴滴把控。


这在戴威看来这和把刀放在自己脖子上已经没有太大区别了。

跟 ofo,说最后一声再见


但戴威为了软银的投资,还是忍了。


但当滴滴要高管的人事任免权时。


戴威还是破防了,戴威对滴滴派来的高管付强直接发飙,“滴滴的人都给我离开ofo。”


ofo和滴滴正式撕破了脸皮,这也加深了戴威对别人的怀疑,甚至戴威曾给所有人的信中写道:


“或许也未尘埃落定,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ofo员工职责反复变动,甚至是联合创始人都被调离过不同的岗位。


而在购买单车的业务上,ofo也是粗暴处理,报销毫无难度,让ofo出现了巨大的灰色空间。


ofo在管理上也存在着极大的隐患,这些隐患就像树中的蛀虫,迟早有一天会把大树咬断。


戴威曾在年会上亲自给十位优秀员工送牧马人、送期权、送奖励。


但最后,这其中的三位,都被查出数据作假,贪污,而被开除。


这家年轻的公司还没走到30岁,便已经有了各种老年人的疑难杂症。

5

朱啸虎曾经提出将ofo和摩拜合并的建议,几乎所有股东都同意,唯有戴威一人不同意。


“希望戴威低下头的那天,他的手里还能握有谈判筹码。”


“他把自己的权益凌驾在所有投资人的权益之上。”


股东们对戴威几乎全是负面评价。


朱啸虎见情况不对,匆匆抛售股份,套现离场。


而随着摩拜单车被收购的消息传来,戴威再次找到了程维,进行了一次谈判。


程维希望戴威可以去海外做单车业务,戴威希望继续做ofo的董事长,并且保留创始团队。


两人的差异过于巨大,最后两人不欢而散。


在这之后,没有新资金注入的ofo,出现了资金短缺的情况。


供应商无法得到利润,上门讨债,用户发现押金退回不了,公司开始裁员。


戴威对此也已经无力回天。


2018年10月,戴威不再担任ofo的法人代表。


12月4日,法院对戴威作出了”消费限制令“。


2019年6月18日,法院宣判ofo公司已无财产,同时,多名高管成为”老赖“。


曾经风头一时的ofo单车也沦为时代的背影。


但依稀还听见有人在说:


假如我们跟摩拜合并了,或许.......



—————END—————


好文和朋友一起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进击的Coder):跟 ofo,说最后一声再见

链接:https://bbbe.top/archives/4106.html
来源:随风的博客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本文仅供学习参考,请勿用于违法用途。 若根据文章内容操作遭受任何损失,请自行承担责任。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